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长城宽带回应”跑路”传闻:光缆故障致全国断网

记者 |姜菁玲 徐诗琪

图源:图虫创意

10月14日下午五点五十分左右,有多位网友在微博发文称,长城宽带遭遇全国性的断网问题,客服电话无法接通,疑似公司“整体跑路”。

一名长城宽带用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家中的宽带确实大约在下午五点五十分左右不能使用,长城宽带长沙相关网点告诉该用户是由于北京地区出现相关故障,正在抢修中。

对此,长城宽带北京地区客服对界面新闻记者回应称,长城宽带并没有跑路,仍在正常经营。全国断网事故原因在于,由第三方公司提供的主干光缆出现问题,在下午七点左右已经抢修完毕,现在已经恢复正常。

长城宽带成立于2000年,2010-2012年间,国内民营电信运营商鹏博士(600804)前后耗资约17亿将长城宽带收购。

不过在9月4日,鹏博士发布公告称,拟将旗下包括长城宽带在内的多家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转让打包价合计100万元。

鹏博士年报显示,长城宽带自2018年开始进入亏损状态,2019年净亏损26.39亿元,陷入资不抵债状态。到2020年上半年,年中报显示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

相关阅读:

曾值18亿的长城宽带100万就卖了?背后暗藏猫腻

出品|网易财经清流Plus

作者|王晓悦 张生婷 主编|赵妍

清流Plus,资本是本故事书。

大家好,我是爱打游戏却常年处于青铜段位的清流君。

要想孩子成绩好,长城宽带少不了。在10年前,电竞还没有被社会接受的时候,爱打游戏的网瘾少年可是会被父母送进戒网所的。不过清流君的爸妈就没有担心过这一点,因为我们家用的是网速慢到打不动游戏的长城宽带,玩游戏还不如写作业。

面对正在普及的5G,长城宽带毫无招架之力,苦撑多年后终于向现实低头。最近长城宽带的母公司鹏博士宣布要把长城宽带清仓大甩卖,卖价只要100万元。但你要知道,当年鹏博士分两次买下长城宽带100%的股权和债权,一共花了18亿元,如今100万的卖价听起来简直是打了“粉碎性骨折”,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不过,鹏博士的名字自带智商加持,买卖做得鬼精鬼精的,这笔交易背后的真相,其实不是新闻大标题“100万”卖身那么简单的。

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本期视频就和大家聊一聊,这位“宽带界隐藏的杨永信”,是如何从估值18亿的抢手货成为今天的清仓库存的,以及,这笔100万买卖背后的猫腻。

发家——宽带的搬运工

听到长城两个字,想必大家就知道长城宽带背景不一般。

2000年,诺基亚7110刚刚通网,也就是清流君每个月还在数着字数发短信的时候,长城宽带成立了。发起股东是长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城计算机深圳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背靠大树好乘凉,长城宽带有爸爸罩着,生意自然不难做。

由于牌照限制,宽带在国内是个垄断行业,能架设骨干网络的只有移动、联通、电信这三家。但三家宽带巨头需要二级经销商来做宽带的分销啊,只要市场蛋糕够大,能挤进去做个经销商也能分到不少。长城宽带就这么成为三大运营商的二级分销商,简单来说,长城宽带不生产宽带,只是宽带的搬运工。

长城宽带早期的经营思路是很清晰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做下沉市场。低收入群体基数大、流动性高,对宽带的需求就是低价和方便,长城宽带瞄准用户痛点,采用多快好省的策略。

没错,虽然现在老被吐槽“慢”,但早期的长城宽带是以快著称的。当电信还卖着2M、4M,长城宽带就搞出了10M、20M,等电信升级10M,人家早就开始拿50M网速当卖点了。快就算了,长城宽带的价格还奇低,100兆的宽带套餐,5年只要2017块,折算下来一天一块,想想清流君最近给出租屋装个宽带还被要求每个月消费118元以上,突然有点肉痛了。

卖得这么便宜,长城宽带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长城宽带鸡贼的地方了,作为二级供应商,长城宽带不能像一级供应商那样自己架设网络,是从三大运营商租用宽带,按照设定,应该是每户一条网线。但长城宽带让大量客户共享一条宽带,就这样大大降低了成本,用低价策略吸引客户。

在快和省的基础上,长城宽带当年的营销手段也是五花八门,楼梯墙上贴广告、小卡片满天飞,还同时搞了个代理商制度。这些代理商为了钱也很拼命,挨家挨户上门推销,一个电话马上到家安装,充分体现“顾客是上帝”的现代服务精神。

N管齐下,长城宽带迅速攻占城中村和老旧小区,成为三大运营商之外第四大网络供应商。

没落——被消灭的中间商

不过,长城宽带在原有的经营模式下,本身是十分脆弱的。刚才我们说了,长城宽带价格很低,其实是因为长城是让多个用户共享一个宽带,随着互联网时代到来,用户流量需求暴增,长城宽带的网络就不够用了,卡网卡到被冠上“戒网瘾”的称号,因为老把线拉在露天场所,一有暴风雨或者施工,断网也是时常发生。

长城宽带另一个鸡贼的做法是,自建一个缓存服务器,用来存储大文件资源,比如各种热门的电视剧集,当用户需要的时候可以快速提供,在节约流量的同时还能给用户网速很快的错觉,想想也是挺机智的。不过,由于很多视频网站做了防盗设置,这些视频常常播放出错,当用户想找一些新资源,长城宽带的网速又hold不住,使用体验其实并不好。

除了自身的问题,时代的车轮也在碾压着长城宽带。随互联网的普及,一级供应商的价格其实在逐步下降的,而长城宽带在低价的策略下,赚的差价少得可怜,甚至出现亏损。2007年,长城宽带亏损了1.43亿元。2008年,大股东长城科技和新股东中信网络紧急输血3亿元,才熬过一段时间。

长城宽带命不该绝,得上天垂怜,2010年长城宽带被上市公司鹏博士看上了,鹏博士向长城宽带的原股东先后买下了长城宽带100%的股权和债权,长城宽带得以进入资本市场。

上市后,长城宽带又迎来政策的春风,马上起死回生。在国务院“宽带中国”的推动下,乡镇、县城等空白市场被大力开发。长城宽带继续打多快好省的策略,同等网速下只需要一级运营商的一半甚至更低的价格,乡镇等地充斥着对价格十分敏感的人群,自然都选择长城宽带。

2013年,长城宽带的用户数超过千万,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账面利润更是越看越美丽,2014年,长城宽带的净利润由2012年的2亿元增加到超过4亿元,刷新历史记录。

但此时,长城宽带站上的利润最高点也是公司生命的转折点。从2015年开始,长城宽带走起了下坡路。

2015年中,国家提出网络降费提速。三大运营商迅速呼应,价格越降越低,速度越提越快。当三大运营商的价格与长城宽带相近,相当于批发价和零售价拉成直线了,中国移动甚至推出免费宽带,直接打趴搞批发的长城宽带。而当三大运营商提供的网络速度提高,网速慢到可以戒网瘾的长城宽带更是没有立锥之地。

互联网时代,“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口号出现在每一个行业。长城宽带只是三大运营商的二道贩子,当三大运营商发起进攻,中间商就面临“被消灭”的危机。

更致命的是,2017年,棚改和城中村整改,加速了长城宽带的消亡。长城宽带在城中村露天拉的网线,本来就容易受暴雨、施工等影响突然断网,这下可好,统统被剪掉,当年打下来的江山失去大半。

落幕——100万卖身

到2018年,长城宽带再次转为亏损,到2019年,长城宽带净亏损高达26亿元。到今年9月,鹏博士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转出去,交易方是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一家做信息科技的企业。

当初18个亿买进来的资产,现在100万就卖掉了,鹏博士岂不是亏到底裤都没了。

这位博士纵横沙场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首先,这次100万卖掉的是长城宽带相对较差的业务,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大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还捏在博士手里呢。那么另外一家一线城市广州的业务去哪儿了呢?在今年4月,鹏博士打包了一个数据业务大礼包,作价23亿元卖了出去。这其中,就包括一家长城宽带的广州分公司,这家广州公司作价超过3千万元,而且未来都要将收入的8%收益交给鹏博士,可见博士的算盘还是打得很响的。

不过,鹏博士在卖掉长城宽带之前,以持有的长城宽带26亿元债权转为对其的长期股权投资,其用意是什么,引起各方注意。而中安实业又是一家成立不足1年且亏损的公司,被怀疑与鹏博士有关联关系。这不,交易所连夜下发问询函,而鹏博士扭扭捏捏延期至今没有回复。

长城宽带被割裂成好几块,未来的路怎么走呢?

鹏博士手里拿着北上深的业务,根据公司介绍,后续会加深和运营商合作的5G异动业务,以及在智慧社区、智慧家庭方面的业务拓展力度,提升营收能力。简单来说就是,抱大腿。

去年8月,鹏博士和北京联通签订合作协议,将鹏博士北京的125万宽带用户和2.2万政企客户并入北京联通,在5年合作期间,鹏博士以20亿元预估值从北京联通分期收取。今年6月,鹏博士又和上海电信签署业务合作协议,一起打造全新“翼长宽”服务品牌。而在深圳,目前没有太明显的动作。不过看这趋势,鹏博士也有可能把上海、深圳业务也并入三大运营商。

如今,在“大鱼吃小鱼”的商业逻辑下,二级运营商的消失成为必然,清流君相信,长城宽带不会是最后一个。

(原标题:长城宽带回应“跑路”传闻:光缆故障致全国断网,现已恢复)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365体育注册_点击登陆 » 长城宽带回应”跑路”传闻:光缆故障致全国断网